您现在的位置:朝阳资讯 > 私募股权

私募股权

“乔治·索罗斯”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 来源:战国策外汇社区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8日 点击数:

  第八篇 折戟俄罗斯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实施“休克疗法”,结果造成严重的经济衰退。俄罗斯政府一直入不敷出,只能用增发货币和向银行贷款来填补财政预算赤字,也就是靠印钞票来变相赖账,使得通货膨胀和人民收入缩水更加严重。从1995年起,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下,俄罗斯政府一方面逐步对外开放本国资本市场,一方面改为靠发行内外国债来填补财政预算赤字,经济出现复苏势头。1997年俄罗斯经济出现止跌回升的趋势,GDP出现了正增长,通货膨胀率也开始下降,国际资本市场上看好俄罗斯的声音越来越大,认为已持续贬值多年的卢布有升值潜力。此时俄罗斯利率较高,市场盈利空间也很大,意图进入俄罗斯的国外投资者也越来越多。

  1998年,索罗斯对俄罗斯市场的判断倾向于做多,与他对1997年东南亚市场的做空判断截然不同。他认为俄罗斯正处于“从强盗资本主义向合法资本主义的转变”中,此时投资俄罗斯会带来丰厚的收益。

  俄罗斯政府1995年发行国债时认为:在高通货膨胀条件下,发行长期国债难以被投资者所接受,因而将重点放在发行短期国债上,3~6个月的短期国债占俄罗斯国债总额的比例超过80%,其年收益率往往高达30%以上。当俄罗斯的通胀率缓和下来后,收益率高、周转期短的短期国债吸引像索罗斯这样的国际炒家的高度关注。此外,俄罗斯股市上股票价格很低,平均只值50美分到4~5美元,经济回暖时的回报就会很高,1997年的股票回报率平均高达100%以上。这些因素使得1997年成为俄经济转轨以来吸收外资最多的一年,俄罗斯从1991年起一共引入外资237.5亿美元,其中1997年一年就吸收了100多亿美元。索罗斯的资金在其中比例很髙,仅向俄罗斯电信投资公司就投资了10亿美元。

  蜂拥而来的外资中直接投资只占30%左右,70%是进入债市、股市的短期资本投资,到1997年10月间,外资已掌握了60%~70%的股市交易量、30%~40%的国债交易额。

  然而俄罗斯经济的实际情况并不像国外投资者想得那么乐观。1998年5月~6月间,俄罗斯政局动荡,总理换人和政府重组颇费周折,俄罗斯议会经过3次表决才勉强通过对新总理基里延科的任命。一个月的政府危机使得俄罗斯少收税款30亿美元,拮据的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新政府上台后发现大笔财政债务将于1998年陆续到期,约占俄罗斯GDP的8%~10%,而以往公布的数字只占GDP的3%~4.6%。深感偿债任务沉重的新政府公布了财政债务危机的严重情况,宣称俄罗斯在1998年至少需再借100~150亿美元才能渡过难关。消息传出,投资者立刻对俄罗斯政府的偿债能力产生恐慌,俄罗斯国债价格迅速下滑了20%。

  与此同时,议会立法限制国外资本参股“俄罗斯统一电力系统股份公司”的比例,要求不得超过25%,而此时该公司已将28%的股票售予外商。这引发外资对俄罗斯政府的不信任,纷纷拋售股票,该公司的股累在两周内下跌40%,许多其他股票也跟着齐跌25%~40%。美元兑卢布的汇率上升到1﹕6.2010~1﹕6.2030,超过俄央行规定的最高限额1﹕6.1850。

  为了应对金融动荡,基里延科政府提高了利率,并抛售美元回笼卢布,希望借此保住卢布的汇率。同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资本市场借贷美元,增加手中的筹码,并推延国家债务的偿还期,借此减少当年的偿付压力。

  然而市场对俄罗斯政府举措的反应与对1997年3月泰国央行稳定措施的反应一样,抛售证券、挤兑美元。俄罗斯国债的价格在10天内跌到不足票面的一半,股市在8月13日跌到年初的26%。索罗斯在13日当天的《金融时报》上呼吁西方7国支援俄政府全力救急,并敦促俄政府卢布贬值15%~25%。当初支持索罗斯在俄罗斯投资的西方银行现在则要求他提前还贷。

  惊慌失措的俄罗斯政府于8月17日推出了3项强硬的应急措施。一是扩大卢布汇率浮动区间,将卢布兑美元汇率的上限调到9.5﹕1,这实际上是将卢布兑美元的汇率由6.295贬至9.5,直接贬值超过50%;二是延期90天偿还到期的150亿美元外债;三是转换内债偿还期,将1999年12月31日前到期的价值达200亿美元的国债转换成三、四、五年期限的中期国债。俄罗斯国债市场在转换结束前暂停交易,也就是说俄罗斯全面停止偿付到期债务。

  此三项近乎“无赖”措施一公布,市场哗然,股票大跌停盘,卢布汇率加速下泻。俄罗斯政府很快放弃了抛售美元回笼卢布的政策,卢布兑美元的比价猛跌至17﹕1~22﹕1,由于无人买入,俄罗斯的股市、债市和汇市一度陷入停盘状态,银行无力应付居民提款兑换美元,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运行几乎陷入瘫痪。

  虽然付出了汇率大跌、资本流动冻结的沉重代价,但俄罗斯政府破罐子破摔的赖账获得成功。投入俄罗斯股市、债市的美元热钱无法按预定计划撤出,俄罗斯政府随后强硬的大折扣债务重组方案更是让国际投资者们几乎血本无归,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亏损超30亿美元,不过俄罗斯政府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丧失了从国际市场上融资的信用。

  国际金融市场本就是波谲云诡、风云惊变的熔炉,即便索罗斯这样的投资神话都可能瞬间倾覆,更何况普通散户投资者。“未来的金融市场是不可预测的,我们只要做到順迎市场就可以了”。以此篇献给那些还在试图预测行情顶部、底部的投资者,共勉之。敬请关注下篇《慈善大作手》……

分享到:
   
【免责声明】
    •朝阳永续发布此文章(包括研报)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证实及赞同相关描述及观点。朝阳永续的研报为基于公开资料研究完成,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重要提示:凡注明作者为“朝阳永续”的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朝阳永续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21-68889706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添加朝阳永续(www.go-goal.com)链接,违者本司将依法追究责任。

阳光私募信托产品年度排名

朝阳永续俱乐部

网站介绍 使用条款 隐私声明 风险声明 免责条款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Sunti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朝阳永续 版权所有
ICP备11015099号 网站经营许可证:沪B2-2006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