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私募

海外私募

“乔治·索罗斯”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 来源:战国策外汇社区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1日 点击数:

  第五篇 成名之战——狙击英格兰银行

  乔治•索罗斯有着众多称号,而在其中最耀眼的一个,无疑是“打垮英格兰银行的人”。人们为什么给予他这一称号,我们无法从主观上来评价,但是这一称号足以证明他是一位投资天才。世人在鄙视他的那些不道德投机行为的同时,更乐于欣赏他天才般的投资技巧。

  由于英镑(1.5032,-0.0003,-0.02%)具有国家象征的意义,因此用欧元(1.0589,-0.0007,-0.07%)取代英镑一直是部分英国民众争议的话题。苏格兰保守党宣称,用欧元取代英镑就代表着本地特色货币的终结,因为欧洲央行是不允许成员国或者是下一级别政府设计钞票的。而苏格兰国民党也不认同采取单一的欧洲货币,因为他们认为一个独立的苏格兰应该有本国的特色货币,而且他们的政党政策中也包括进入单一货币体系。

  大不列颠帝国成就了英镑几百年的世界主要流通货币地位,虽然经济衰退,英镑在世界货币市场的地位开始下降,但是作为保证市场稳定的重要机构———英格兰银行,一直都是英国金融体制的强力支柱,具有十分丰富的市场经验和超强的实力。因此,从来没有人敢于对抗这一国家金融机器。但是索罗斯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对英镑和英格兰银行发动了一次猛烈的攻击。

  索罗斯的勇气绝非是凭空而来,他的自信来源于他精准的判断。

  1989年11月9日,两德统一,一个新的德国重新崛起,发展壮大,人们都认为德国会有一个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德国的经济会有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乔治•索罗斯却认为,德国人在致力于把两个德国合并成一个德国的同时,其经济一定会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因为德国人会把精力放在国内建设上,而不会去着重帮助其他西欧国家摆脱经济萧条。

  而这种政策倾向将会导致其他欧洲国家的经济以及货币产生大幅度的滑坡,索罗斯在作出判断后,决定阻击英镑———挑战英国政府,挑战英格兰银行。

  1990年,英国宣布加盟欧洲汇率体系(简称ERM)当中,这种新的货币体系是为西欧国家设立的汇率机制。而乔治•索罗斯则认为英国政府的这次决定是十分愚蠢的。因为当时英国的经济力量已经开始衰退,在加入汇率机制之后,它已经把自己的经济和德国接轨,而这种接轨最终的结果会促使英国依赖德国。

  在德国统一之后的3年时间里,为了建设东德地区,德国加大了技术设施的建设,从而出现了经济过热的情况。而为了抵御通货膨胀,德国央行又调高了利率,但此时英国正处于经济低迷的时期,需要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的发展。但是德国马克的利率不下调,英国单方面下调利率就会削弱英镑,结果会使英国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

  面对这一情况,英国当时最好的出路就是说服德国降低马克的利率,从而减轻英镑升值的压力,但是,德国没有同意。除此之外,英国也可以说服欧洲其他国家暂时容忍英镑的贬值,可惜,欧洲的各个国家也没有同意。要对付金融投机家,英国只有主动加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护英国的信誉,但是结果是会牺牲经济恢复的速度。而索罗斯在经过缜密的分析后,便做了充足的准备,随时准备狙击英镑。

  1992年,随着《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订,确立了德国在西欧经济市场的中心地位。但是德国的肩上又增加了一项新的职责———假使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货币面临贬值压力时,德国就必须承担主要的防御工作,必要时要牺牲自身的经济利益来维持欧洲货币体系的平衡和稳定。仅凭英国自身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英镑对马克的汇率维持在1:2.95的高水准上的,英国的经济支撑不了如此昂贵的英镑,所有的金融投机家都知道英镑随时有贬值的危险。而如果德国出马,英镑就会十分安全,可惜,德国担心降息会导致国内的通货膨胀并有可能引发经济崩溃,选择了冷眼旁观。

  1992年8月,英国财政大臣莱蒙发表演讲:“为了明确英国的立场,我认为英镑不可能贬值,英国不会退出汇率机制。我们对汇率机制负有绝对义务,这就是我们的政策的核心。”英格兰银行在市场上买进了33亿英镑,决心维持英镑汇率。”

  但是此时,英镑对马克的汇率已经开始下跌了,从年初的1:2.95跌倒了初夏的1:2.80。根据欧洲的汇率机制规定,英镑对马克的汇率不得低于1:2.778,而现在,英镑的汇率距离这个数字已经十分接近了。在全天24小时都在进行交易的国际外汇市场,大规模的进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而此时,离“攻陷”伦敦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8月28日,莱蒙在欧洲财政部长的会议上发表了简短的演讲:“欧洲货币汇率机制内,各国如不再一致行动,那么汇率剧烈的波动就会在所难免,仓促的时间和各国政策的分歧将纵容金融投机者的冒险,从而使欧洲汇率机制失去对市场的控制能力。此时,金融投机家的活动逐渐频繁,国际热钱蜂拥而至,砸向马克等预期升值的货币,英镑将成为卖空的对象。”

  而后,谣言四起,众多金融投机者把枪口瞄准英国,随时准备狙击。面对这一情况,英国政府宣布将会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入价值75亿英镑的外汇来维持英镑的汇率稳定。虽然75亿英镑相对于几百亿英镑的国际热钱来说是十分渺小的,但是英国政府的坚定态度还是使大部分对冲基金的经理人开始退缩。

  9月10日,英国首相梅杰在格拉斯哥的演讲中向民众表达了一个坚定的信息:“软弱的选择、贬值论者的选择、助长通货膨胀的选择,在我看,此刻是在背叛我们的未来。我可以十分明白地告诉你们,那不是政府的政策。”听到这番铿锵有力的宣言,一些对冲基金开始准备获利了结了,当时,英镑汇率比起年初的1颐2.95已经贬值了接近6%。然而,随后在《华尔街日报》中刊登的一则消息让英国政府彻底绝望了。那则消息是针对德国中央银行行长施莱辛格的一篇访谈,施莱辛格在访谈中说:“欧洲货币体系不稳定的问题只能通过部分国家货币的贬值来解决……”虽然他没有提到“部分国家”是哪些国家,但是人们已然知道———德国放弃了英国。德国人解除了他们对伦敦的保护,德国人使整个金融中心完全暴露在了全球宏观对冲基金凶猛的获利下,而这其中,就有索罗斯。

  索罗斯等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他迅速购入60亿美元的德国马克、抛售了70亿美元的英镑、买入了5亿美元的英国股票,卖出了德国股票。当索罗斯走出这步棋的时候,世界上很多风投机构开始跟风参与,英国政府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如果只是索罗斯一个人与英国较量,英国政府也许还有一丝希望,但世界许多投机者的参与使这较量的双方力量悬殊,注定了英国政府的失败。

  1992年9月15日,星期二,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下跌为1:2.80,英格兰银行为了挽回局面,购入了30亿英镑,但是对局势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德国不愿意降低马克的利率,因此英国国家银行将利率提高到12%,但是仍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9月15日,英国政府把利率上调为15%,英镑的汇率也由此突破了2.778的最低上限。无奈之下,英国政府对用了269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局势仍然没有任何改变,大量的热钱涌入,导致英镑的利率越来越难以维持。

  1992年9月16日,星期三,纽约交易市场显示:英镑与马克的汇率由上午的1颐2.703突变为1颐2.71。英镑被迫终止了货币汇率机制的联系。因此,这一天被英国人称为黑色星期三。接下来,意大利的里拉、西班牙的货币也都重蹈英镑的覆辙。

  这次的投机倒卖,相当于每个英国人都拿出了12.5英镑送进了索罗斯的口袋,而在之后的两周时间里,索罗斯从英镑的空头交易中获利10亿美元的巨额利润。在英法德利率期货上的多头和在意大利里拉上的空头交易也使得他的对冲基金获利高达20亿美元。

  而这次阻击英镑,索罗斯成功的核心就是利用“杠杆效应”。索罗斯采取了多空仓的策略:他先从银行借贷了大量的英镑,再到外汇市场上全部卖掉,接着再换德国的马克,利用巨大的卖出压力迫使英镑贬值。如果计划成功,索罗斯就可以用比卖出时便宜得多的价格再将英镑“买回”,随后在还给银行,而这个高价卖出,低价买进的之间的差价就是索罗斯所获得的利润。

  狙击英镑,令索罗斯名利双收。但是此举使欧洲在统一货币过程中遭受了最大的挫折,也使英国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随后,意大利和西班牙宣布退出欧洲汇率体系,意大利里拉和西班牙比塞塔则开始大幅度贬值。因此直到现在,英国人和欧洲人对索罗斯还是恨之入骨,他们称索罗斯是“夏洛克”(一位冷酷残忍的犹太商人)。

  正所谓“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资本逐利的本质,尽管饱受争议,但投资大师对机会的把握是值得每一个投资人欣赏的。下篇将讲述索罗斯横扫整个东南亚,以及闪袭香港又是如何折戟,敬请关注。

【免责声明】
    •朝阳永续发布此文章(包括研报)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证实及赞同相关描述及观点。朝阳永续的研报为基于公开资料研究完成,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重要提示:凡注明作者为“朝阳永续”的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朝阳永续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21-68889706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添加朝阳永续(www.go-goal.com)链接,违者本司将依法追究责任。

朝阳永续俱乐部

网站介绍 使用条款 隐私声明 风险声明 免责条款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Sunti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朝阳永续 版权所有
ICP备11015099号 网站经营许可证:沪B2-2006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