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朝阳资讯 > 产品速递

对冲动态

对冲基金“教父”:雷-达里奥
作者: 来源:华尔街见闻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17日 点击数:

  有这么一则笑话:讲一堆人生活在监狱里,时不时有个囚犯大喊个数字,其他人就开始哈哈大笑。看守们不明所以,终于有一天,一个看守看不下去了,问他们到底在笑什么,囚犯告诉看守,他们这些人被关在一起很久了,以至于他们对每个笑话都如数家珍,只要有人喊出个号,其他人立马就知道了是哪个笑话。

  据说,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内部。不过,员工不是对笑话如数家珍,而是对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写的员工手册《准则》了如指掌,但凡谁提一句准则第N条,其他人便能心领神会。

  关于桥水诡异的文化,坊间各种传说,不少人批判它“邪教化”的管理风格,但同时又艳羡它出色的投资战绩。

  雷·达里奥在2012年初被业内评为对冲基金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公司旗下纯阿尔法基金(Pure Alpha Fund)在1975年至2011年为投资人净赚了358亿美金,超过了索罗斯量子基金自1973年创立以来的总回报。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 曾评价说,达里奥的桥水基金对经济的统计分析甚至比美联储的更靠谱。

  这家掌管着1200多亿美元资产的顶级对冲基金隐匿在康州Westport的树林里,与纽约华尔街的喧嚣保持远离,达里奥本人行事也异常低调。尽管已跻身福布斯富豪榜,他的生活方式与其他金融大鳄相比,素若僧侣。

  达里奥与妻子35年来都居住在康州格林威治镇上一套5500多英尺并不奢华的房子内,平时着装朴素,对金钱物质毫不看重,却热衷慈善事业。

  这位60多岁的富豪高瘦,白净,目光炯炯,说话冷洌,没有太多情绪。他的个人生活颇具神秘色彩,不过,曾与他共事的员工还是零星透露了关于他的一些轶事。

  达里奥曾经的一名助理在博客上写道——

  一次,某日本客户去达里奥位于佛蒙特的家中做客,两人出去打猎,日本客户猎到了一只长相奇特的大鸟,达里奥随即把大鸟做成了标本,装裱在匾上,送给客户当礼物,并让这位助理想办法把这只大鸟寄回日本。

  助理只得小心翼翼带着大鸟牌匾,跑遍各大邮政快递公司,别人还以为她开玩笑,直到走到了最后一家,走投无路的她眼带泪水地告诉面露疑色的店员,这只鸟必须完好无损地运送去日本,否则她就会丢掉工作,店员终于答应她一试……

  另一位前员工也向媒体爆料——

  达里奥曾给公司员工发信,征集关于他身上种种缺点的反馈。在邮件里,他列出了自认为有的缺点,包括“缺乏耐心”、“爱钻细节”等,并请同事们继续补充。

  这封信果然引来各种反馈,某管理人员就给他列出了十条意见,包括批评他做事常突发奇想,缺乏必要的跟进;常常是他手下员工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做某件事,他自己却把这事儿忘了……

  桥水招人的时候都要进行MBTI职业性格测试,达里奥本人据说是ENTP个性者,此性格被认为是天生的企业家,外向、直觉、思考、感知(Extraversion, Intuition, Thinking, Perception),有创造力,有远见。而另一方面,此性格的人也往往容易过于自信,缺乏条理和耐性。

  这些零碎片段,多少能助我们一窥达里奥此人——

  他爱好野外打猎,是个自然主义者,也是个冒险家。他曾去加拿大捕鱼,苏格兰射猎松鸡,在非洲擒捕水牛,对他来说,打猎就像投资,重在风险控制;那些看似危险的东西,一旦你理解并掌控了它,便不再危险。

  他对日本客户的殷勤,其实也反映在了公司巨大的客服投资上,达里奥非常注重维护客户关系。桥水1000多名员工中,光客服代表就占了12%,专门服务于300多位投资人,而同类的资产超过1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一般只雇佣10个左右的全职客服,占总员工比不到5%,从这个意义上说,桥水绝对是行业佼佼者。

  他富有,却不以物质的占有为目的。“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他生活简素,因他经历过财富两极,懂得奢富并不能给人带来更多悦乐。他说,如果他不得不从中选择,则宁愿自己是个背包客,用少量的钱去探索世界,而不愿成为一个做着不喜欢的工作却挣大钱的人。

  当然,他最为世人了解的还是他一手打造的桥水帝国,他多年来世界观和人生智慧的总结——《准则》一书,以及桥水内部致力于打破人的自我中心、推动人进化的管理文化。

  诡异的企业文化

  桥水最独特的文化在其宣扬的“极端透明性”:所有员工都可以当面指责对方,无论级别高低、年龄长幼,只要致力于探究真相、解决问题;在背后说人坏话被严格禁止,因为这种行为没有任何价值,只会破坏员工凝聚力;公司内部的会议和通话都被录音,室内甚至还装有录像机,用以记录和调查;各种商业决策,都要对员工开诚布公,以保证所有人都了解真实情况,从而做出准确判断。

  公司电脑系统装有“问题日志(Issue Logs)”,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记录大大小小的问题,有些问题听起来完全无关紧要,比如公司餐厅的豌豆太难吃,洗手间水龙头坏了,但对达里奥来说,没有问题是小问题,每个问题都值得员工去彻底解决。

  在桥水,员工当众互相批评是家常便饭,脸皮薄的人在这样的文化下难以生存,达里奥想致力改变的就是人的自我中心。他认为,个人发展中最大的障碍就是脆弱的自尊心,人若想获得真相、完善自身,就必须克服“面子”。所以,他鼓励员工之间不断相互批评,直到他们能冷静客观、不带情绪地反思这些指责。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忍受这种文化,新员工在入职前两年的流动率高达30%,不少人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文化很快就辞职,而另一部分也因性格不合而被公司解雇。不少离职的员工认为,桥水的文化根本像个邪教组织——“一个有魅力的领导加上一整套信条”;公司似乎只关注员工身上弱点,很少表扬人的优点,很容易让人失去自信。甚至有人把这种相互批判的组织文化比作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者就曾批判达里奥其人“易上当受骗、麻木不仁、情商为零、过分简单化、惊人的自命不凡、古怪且错得离谱。”

  这些指责并未影响桥水基金这两年不断创造辉煌业绩,也未曾动摇达里奥本人对他的世界观和哲学的坚信。

  在《准则》中,达里奥说,人都是基因与环境的产物,每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皆受过往经历的影响。所以,在了解达里奥的人生哲学前,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他的人生历程。

  达里奥的“桥水”之路

  雷·达里奥1949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的意裔家庭,父亲是名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为家中独子。

  8岁,他进入了当地一所公立学校,他讨厌学校里死记硬背的一套,不爱学习,成绩不佳。闲暇里,他开始为自己打工挣钱——送报、割草、铲雪、洗碗。

  12岁开始,他在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当球童,俱乐部里不少人是华尔街投资者。那是1960年代股市兴盛期,人人谈“股”色变,更别说俱乐部里的金融大亨们了。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十几岁的他投资了人生第一个股票——东北航空,这是他听说过的唯一一只价格低于5美金的股票。没想到,这家正值要破产的公司被另一家公司收购,股价翻了三倍。运气让他赚了钱,也让他对股票投资产生了兴趣。

  18岁高中毕业后,成绩平平的达里奥勉强进入了当地的长岛大学。在投资方面,当时的他已建立起了一只价值几千美金的股票投资组合。大学里自由宽松的环境重燃起了他对学习的兴趣,大学成绩拔尖。

  1968年,他大学一年级。当年,披头士乐队去印度修习冥想,被媒体广泛报道,也引发了他对超验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的兴趣。在这以后的四十多年里,他坚持用冥想来净化心绪。他说:“创造力来自开明之心(open-mindedness)与专注之念(centeredness)——即能以一种非情绪(unemotional)的状态去观看事物。”事实上,他后来的不少世界观或多或少与东方哲学宗教不谋而合,冥想开启了他内省审思,不断求索智慧之道。

  1971年,达里奥大学毕业后,因成绩优异被哈佛商学院录取。那时的他已开始交易大宗商品期货——谷物、石油、棉花(15625,160.00,1.03%)等。在那时,大宗商品期货属于冷门领域,市场上几乎没什么人做这块交易。去哈佛前的那个暑假,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打工。也是那个暑假,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崩溃,他感到自己身处风暴中心,而这种兴奋也促使他进一步钻研货币体系和市场。

  进了哈佛以后,全新的案例式教学与开放式问答锻炼了他的思辨力。他全身心享受着 “疯学,疯玩(work-hard, play-hard)”的环境。商学院第一学年结束后,他成功说服了美林大宗商品部的董事给了他助理的实习工作。不过,大宗商品交易在当时依然处于无人问津的地位。

  1972,由于之前全球货币体系的崩溃,通胀急升,大宗商品价格疯涨,直接引发了1973年美国的石油危机。美联储不得不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来遏制通胀。结果,股票市场大衰退,相反,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则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机,相关领域的人才供不应求。

  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他加入了Dominick & Dominick当上了公司大宗商品部的主管,可惜,未过一年,因股市市场的不景气拖累整个公司陷入了困境。1974年,他跳槽加入了另一家证券经纪公司Shearson Hayden Stone,还是在他最喜欢的大宗商品期货部门任职,给养牛的农场主和谷物制造商们提供风险对冲的建议。

  1974年新年前夜,达里奥跟部门老板出去喝酒,发生争执,结果把他老板揍了一顿。同一年,在加州食物谷物生产者协会(California Food & Grain Growers’ Association)的年会上,有传闻说他请来了脱衣舞演员当众表演,结果,他被炒了鱿鱼。被解雇后,达里奥说服了曾经的一位客户雇佣他当顾问,在他的公寓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那年,他才26岁。

  之后,达里奥结婚生子,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搬去了康州,并继续他“家庭作坊”式的交易投资,他指导公司如何管理风险,并出版经济分析的简报。

  1985年,他说服了世界银行退休基金将一部分资产交由桥水管理。1989年,柯达退休基金也成为了桥水的客户。在这之后的20多年里,桥水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退休养老基金,和政府主权财富基金(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桥水目前管理的总资产额已经超过一千多亿美金。2011年一家分析机构调查结果表明,桥水是退休基金最信任的投资管理公司。

  早在2007年,达里奥就已预测到了美国后来的房贷危机。当年12月,深感形势不妙的他特意上访财政部,会见了当时的财政部长保尔森手下的员工,警告说美国或将迎来一场严重的信贷危机,但是,并没有人在意他的预测。他继而又走访了美国白宫,告诉政策制定者银行系统将面临巨额亏损,可惜,他的论断依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直到雷曼倒闭,次贷危机愈演愈烈,政府高层才想起了达里奥先前的预测和分析。

  劳伦斯·萨默斯——奥巴马聘用的2009至2010年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在白宫任职期间,一直都坚持阅读桥水的经济简报,隔几个月就要跟达里奥通一次话,他评价达里奥是个“极其智慧上进的人”。

  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达里奥就坚持记录他的投资法则,并根据投资结果来不断修改法则。到今天,这些法则都已被电脑程序化,用来自动监测世界各大国经济运行,以便做出投资判断。

  在他眼中,经济就如一部缜密的机器。他对这部“机器”的严密理解,使桥水最终成长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

【免责声明】
    •朝阳永续发布此文章(包括研报)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证实及赞同相关描述及观点。朝阳永续的研报为基于公开资料研究完成,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重要提示:凡注明作者为“朝阳永续”的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朝阳永续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21-68889706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并添加朝阳永续(www.go-goal.com)链接,违者本司将依法追究责任。

阳光私募信托产品年度排名

朝阳永续俱乐部

网站介绍 使用条款 隐私声明 风险声明 免责条款 友情链接 VIP会员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Suntim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朝阳永续 版权所有
ICP备11015099号 网站经营许可证:沪B2-20060210